理論之光

理論微信 新浪微博 山東手機報·移動客戶端 大眾網

詳解經濟發展新常態下面臨的新挑戰

2016-05-30來源:大眾網作者:史家亮

  大型網絡勵志互動節目——尋找青年“政治佳”導師公開課于2016年5月20日正式開講。第二期授課導師是山東師范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院長助理、思想政治教育系主任史家亮教授,授課內容為“我國經濟發展新常態的幾個問題”。授課總時長為40分鐘,共分為2課,今天講第2課,詳解經濟新常態下面臨的挑戰。

  經濟發展新常態畢竟是基于一些當前國際國內發展中面臨的一些新問題,尤其是新困難所作出的一系列戰略調整或者戰略判斷。怎么認識新常態下面臨的新挑戰?這也是這個問題的一個重要方面。

  第一個方面的挑戰,就是傳統產業收縮,而新興產業尚待發展。

  傳統產業,是指以往的經濟發展過程中的鋼鐵、煤炭等原材料型、高能耗型的行業,這些行業為我國經濟發展作出過突出貢獻,但是發展到今天,也造成了一些問題,比如產能剩余的問題、市場競爭惡化的問題等等。另外,我們的產業集中相對來說還不夠,產業結構也不盡合理,特別是存在著比較嚴重的產業重構現象。除此以外,企業在自主創新能力上,還有待于進一步提升。第三產業領域新興產業比重比較低,服務業發展也相對緩慢。這些都表明傳統產業在收縮,而新興產業正在發展和形成。特別是以創新型為主導的產業,形成生產力和產業規模,要有一個過程。這就使得經濟增長壓力比較大。

  第二個方面的挑戰,就是傳統動力減弱,而新的動力正在形成。

  在以往的經濟發展過程中,體現出幾個主要特點,比如說比較多地依賴投資出口帶動,比較多地依賴生產要素規模的擴張,比較多地依賴工業的發展帶動,比較多地依賴東部地區的發展帶動等等。

  新常態下,這些特點需要有一系列轉型,這里面既包括由投資、出口帶動轉向消費、投資、出口協同拉動的的轉變,還包括由生產要素的規模擴張,轉向生產要素的優化;由工業主要推動,轉向第一產業、第二產業、第三產業協同拉動;由東部地區主要推動轉向東中西協同發展等等。這樣的一系列轉型,同樣需要過程。這是造成新常態下經濟發展面臨壓力的第二個因素。

  第三個方面的挑戰,就是資源能源瓶頸凸顯,生態壓力釋放緩慢。

  生態壓力問題,是我們改革以來,一個不斷加劇的問題。特別是十七大以來,隨著經濟發展速度、規模的擴張,生態問題也開始出現,由此中央層面上就生態問題也日益重視。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對生態問題更加重視,把它上升到我們現代化建設總布局中的一個重要方面。五大建設、五位一體,這里面就新增了生態建設的話題。

  對生態建設認識的高度越來越高。2014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生態環境的承載能力首次使用了“上限”這個詞,這是一個比較嚴格的詞,意思就是說生態環境不能再往前惡化了。不能再往前惡化,就倒逼我們推進經濟結構轉型。但是這個轉型還面臨著一個壓力,就是資源能源的瓶頸壓力。前邊也說過,其實改革以來,在資源能源意義上,我們的對外依賴性還是很強的。一些主要的資源能源,比如石油、鐵礦石,主要依靠進口或者大量需要依靠進口。而這個問題在短期內想改善的難度也很大。

  第四個方面的挑戰,經濟增速下降,有可能使過去的隱性矛盾顯現。

  在高速增長階段,由于潛在的需求的旺盛、資產價格的持續上漲等等,一些矛盾和風險可能會被掩蓋或者被吸收。但是在新常態下,隨著經濟發展速度的下降,原先一些隱性的矛盾可能會產生。比如一些制造業,原先是盈利的,現在因為成本的上升或者需求的不足,出現虧損。作為企業,它的效益就會下滑。

  再一個,長期積累的房地產有一些泡沫,可能因為需求的收縮,而使發展受到一些大的震蕩。

  還有,比如受經濟下行、企業經營困難以及企業間互相融資因素的影響,銀行業金融機構不良貸款的余額比例增加等等,都有可能變成一種新的矛盾或者是造成發展中的一些新的困難。

  所有這些,都意味著經濟發展新常態所面臨的考驗、挑戰比較多,比較嚴重。所以能否適應新常態、把握新常態和引領新常態,這就是作為習近平為總書記的黨中央,需要思考的一個問題。

  如何引領經濟發展新常態,中央的態度是非常明確的。習近平在講話中特別強調,“我們要把適應新常態、把握新常態、引領新常態作為貫穿發展全局和全過程的大邏輯!边@是一個有高度的要求。

  如何引領經濟發展新常態?十八大以來,特別是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中央有頂層設計,有統籌考慮,這里結合中央的有關文件精神,和習近平總書記系列講話精神,做一個解讀。

  積極引領經濟發展新常態,首先要發揮經濟體制改革的牽引作用。

  經濟體制從改革以來,一直處在不斷完善的過程中。當然也有一些與經濟發展的要求、與民眾的期待不相適應的方面或環節。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議》,把經濟體制改革作為全面深化改革的重點。這也體現了中央層面上對經濟體制改革的重視程度。

  當前,以經濟體制改革為重點,全面深化改革,需要在以下領域取得一些新的突破,這也是中央層面上,包括十八屆三中全會的《決議》有關精神所表達出來的思想。

  第一,進一步梳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系;第二,堅持和完善基本經濟制度;第三,加快完善現代市場體系;第四,加快完善宏觀調控體系;第五,構建開放型經濟體系;第六,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第七,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第八,健全城鄉發展一體化體制機制;第九,加快生態文明制度建設;第十,更好地保障和改善民生。這些都是全面深化改革著力要實現的一些重大突破。這一系列重大突破,都和經濟體制改革有著直接間接的關系。

  積極引領經濟發展新常態,還要大力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

  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是新常態下的一個主要特點,也是一個著力點。盡管改革以來我們非常強調創新在發展中的作用,但是因為一些傳統發展的客觀和主觀認識上的原因,對創新問題,特別是創新成果的轉化,做的還不是很到位。所以十八大以來,中央特別強調,要大力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這樣的戰略意味著什么?意味著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作用和更好地發揮政府的作用;意味著著力破除制約創新的思想障礙和制度藩籬;意味著進一步激發全社會的創新活力和創造潛能;意味著進一步提升勞動、信息、知識、技術、管理、資本的效率和效益;也意味著科技同經濟對接,創新成果同產業對接,創新項目同現實生產力對接,研發人員的創新勞動和利益收益對接等等這一系列對接的強化,從而營造一個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政策環境和制度環境。

  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從中央的層面認識來講,要做到四個堅持,分別是:堅持需求導向,堅持人才為先,堅持遵循規律,堅持全面創新。這是我們對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一個總體把握。

  積極引領經濟發展新常態,第三要加快推動經濟結構的戰略性調整。

  經濟結構的戰略性調整,說到底就是著力推動三大轉變。從十七大以來就提出并且著力推進這三大轉變;十八大以來,我們結合新常態,在繼續推進三大轉變的同時也有一些新認識、新要求和新措施。

  第一個轉變,就是強化生產的需求導向,促進經濟增長由主要依靠投資、出口、消費向依靠消費、投資、出口協調拉動轉變。

  這是一個重要轉變。十八大以來,在當前這個階段,特別強調生產的需求導向問題。生產的需求導向問題,也就是如何著眼于消費這個基礎性作用的發揮,擴大居民消費的同時,引導居民消費朝著智能、綠色、健康和安全的方向轉變。也就是由過去的中低端消費向中高端消費結構轉型。這種轉型,實際也在影響和制約著生產的導向問題。

  今天我們認識這三大動力,或說是拉動經濟發展的三架馬車,把消費作為第一位,作為一個基礎性的作用。這是和以往的經濟發展相比,不同的地方,這也是經濟戰略結構調整的一個主攻方向。除此之外,我們還強調,要發揮投資對增長的關鍵作用,發揮出口對增長的促進作用。也就是說強調消費,不是忽視投資、忽視出口,而是改變一些投資的結構,改變一些出口的結構,用新的戰略,來使投資效益更高、出口的質量效益更大。

  第二個轉變,就是積極發展第一第三產業,推動經濟增長由主要依靠第一二產業帶動,向依靠第一第二第三產業協同帶動轉變。

  這一表述以前相比,特別強調了要積極發展第一第三產業這個問題。過去的經濟發展結構中,第一二產業的比重長期是偏高的,和發達國家相比是偏高,和發展中國家,尤其是金磚五國相比,也是偏高。所以調整產業結構是經濟發展的一個必然要求。

  調整的過程中,特別強調第一產業、第三產業,尤其是第三產業如何發展的問題。當然這里還有一個問題,就是第一、第二、第三產業協同帶動的問題。就是說不再把第二產業作為一個特別主要的依賴性行業,這并不是否定它的作用,也不是忽視它的作用,而是想更好發揮它的作用。

  現在,在三產的問題上,一方面強調要大力推進農業現代化。農業現代化一個很重要的方面,就是要培育新型農業經營的政策體系,推進土地經營權的有序流轉,推進農業標準化和信息化。農業生產要改變過去粗放式的生產,或者以個體勞動為基礎的生產,走向新一輪的集約化、標準化、信息化。這是我們對農業現代化的新認識。

  第二個方面,就工業來講,強調要實施工業強基工程,引導支持企業瞄準國際同行業的標桿,推進技術改造,提高產品的技術、工藝裝備、能效環保水平。通過一些政策性的調整,以及法制化的辦法,來化解產能過剩的問題?偟膩碚f,就是要進一步提高工業發展的質量、效益,在降低能耗、降低資源消耗、減輕污染方面,充分發揮工業強基工程的作用。

  第三個方面,加快發展現代服務業,放寬市場準入,促進服務業優質高效發展。隨著消費社會或者消費在整個經濟動力上的作用將越來越強,社會成員對服務業的要求也將有一些新的變化。這里涉及到服務行業如何向專業化和價值鏈高端延伸問題,如何向精細和高品質轉變的問題,這是我們所說的現代服務業的發展。

  第三個轉變,推動一些新興產業的發展,包括節能環保、生物技術、信息技術、智能制造、高端裝備、新能源等戰略性新興產業和先進制造業的發展。

  這是十八屆三中全會的《決議》、“十三五”規劃等,中央和政府層面上一再強調的幾個領域。這幾個領域也和實施創新驅動戰略密切相關的。

  總的來說,通過信息化推動我國經濟從工業化向新型工業化轉變。就是我們所說的加快推動經濟結構戰略性調整所著力促成的三大轉變。這三大轉變,就目前我們正在著力做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綠色性的戰略,就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問題。因為這個意義上的改革,意味著供給體系質量和效益的提高,意味著需求結構將在更高的程度上得到優化,得到調整,中高端的需求將得到更有效的保障。

  供給側結構改革,這是一個新話題,也是一個我們正在大力實施的戰略。通過一系列的調整,我國的經濟發展新常態將迎來一個平穩的、有序的、高質量的增長?偟膩碚f,我們需要科學的分析和把握當前發展的重要戰略機遇期,努力把握機遇,迎接挑戰,積極引領經濟發展新常態,將引領和發展經濟發展新常態這樣一個大邏輯,貫穿于全面深化改革的全過程,推動我國經濟社會各項事業不斷邁向新臺階。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王雨萌

推薦閱讀
公式推算幸运8 陕西省福彩快乐十分app 一分11选5网站 香港一分彩是正规的吗 山东11选五直选遗漏 广东快乐十分技巧 王中王单双必中特料 上证指数基金代码是多少 查询股票代码 在线配资平台 天牛宝 横店东磁股票分析